魔道祖师 > 魔道祖师 > 第20章 阳阳第五 2

第20章 阳阳第五 2

  玄门仙首出行夜猎,往往前呼后拥,排场甚足。但蓝忘机素喜独来独往,这只手臂又邪门怪异,稍有不慎即可能祸及旁人,他便没有带家族子弟与其他门生,只捎上了魏无羡一个人,盯他也盯得越发紧。魏无羡逃跑的【魔道祖师】如意算盘打的【魔道祖师】啪啪响,却始终进不了帐。途中屡次试图逃跑,下场无一不是【魔道祖师】被蓝忘机单手提着衣服后领拎回去。

  他吃了好几次亏,不免心想:“这人长大了,也比以前没意思多了,越发的【魔道祖师】闷。以前撩他,他还知道臊,臊得怪好玩儿。可如今非但纹丝不动,还晓得反击!”

  循着那只左手的【魔道祖师】指引,二人一路往西北而去。每日合奏一曲《安息》,用以临时缓和它的【魔道祖师】怒气和杀气,行至清河一带附近,这只手臂维持了许久的【魔道祖师】的【魔道祖师】指路姿势忽然改变了。

  它收回了食指,五指成拳。这便是【魔道祖师】说明,这只手所指引的【魔道祖师】东西,就在这附近了。

  他们边走边访,来到清河的【魔道祖师】一座小城。正值白日,街上人来人往,甚是【魔道祖师】热闹。魏无羡踢踢踏踏跟在蓝忘机身后,忽的【魔道祖师】一阵刺鼻的【魔道祖师】脂粉香气扑面而来。

  闻惯了蓝忘机身上清淡的【魔道祖师】檀香,魏无羡被这气味一刺,脱口而出:“你这卖的【魔道祖师】是【魔道祖师】什么?这个味道。”

  香气是【魔道祖师】从一名身披道袍、满脸坑蒙拐骗的【魔道祖师】江湖郎中那边传来的【魔道祖师】。他背着一只箱子,向过往行人兜售一些小玩意儿,见他来问,喜道:“什么都卖!胭脂水粉物美价廉。公子看看?”

  魏无羡:“好,看看。”

  郎中道:“给家里娘子带?”

  魏无羡:“我自己用。”

  “……”郎中的【魔道祖师】笑容凝固了,心道:“拿我寻消遣呢?!”尚未发作,却见另一名年轻男子折了回来,面无表情地道:“不买就不要闹。”

  这男子俊极雅极,白衣抹额胜雪,瞳色浅淡,腰悬长剑。这郎中是【魔道祖师】个假道士,于玄门世家一知半解,认得姑苏蓝氏的【魔道祖师】家纹,不敢造次,忙把箱子一勒,往前跑了。魏无羡道:“你跑什么?我是【魔道祖师】真的【魔道祖师】要买!”

  蓝忘机道:“你有钱买吗?”

  魏无羡道:“没钱你给我啊。”说着便把手伸进他怀里。本没指望掏出什么,三下两下,却真叫他掏出了一只精致小巧、沉甸甸的【魔道祖师】钱袋。

  这完全不像是【魔道祖师】蓝忘机会带在身上的【魔道祖师】东西,不过这些天来,蓝忘机身上叫他匪夷所思的【魔道祖师】事情也不止一两件了,魏无羡见怪不怪,拿着钱袋就走人。果然,蓝忘机任他拿,任他走,没有半句不满。

  若不是【魔道祖师】他自问对蓝忘机的【魔道祖师】品性和洁身自好有那么一点了解,含光君的【魔道祖师】名声又一向好得吓人,他几乎要怀疑蓝忘机和莫玄羽之间是【魔道祖师】不是【魔道祖师】有过什么纠葛了。

  否则为什么他都做到这个地步了还能忍?!

  走出一段路,魏无羡无意间回头一看,蓝忘机被他远远甩在身后,还站在原地,看着他这边。

  魏无羡的【魔道祖师】脚步不由自主的【魔道祖师】慢了下来。

  不知为什么,他心中隐约觉得,自己似乎不应该走这么快,把蓝忘机这样扔在身后。

  这时,一旁有人喊道:“夷陵老祖,五文一张,十文三张!”

  魏无羡:“啥?!?!”

  他连忙去瞧瞧是【魔道祖师】谁在卖他,却正是【魔道祖师】刚才那名江湖郎中假道士。他收起了劣质的【魔道祖师】胭脂香粉,改拿了一沓凶神恶煞赛门神的【魔道祖师】贴纸,喋喋地道:“五文一张十文三张,这个价买不了上当!三张好。一张贴大门,一张贴大厅,最后一张贴床头。煞气重邪气浓,以恶制恶以毒攻毒,保证什么妖魔鬼怪都不敢近身!”

  魏无羡道:“牛皮吹上天。真这么灵你每张卖五文?!”

  郎中道:“怎么又是【魔道祖师】你?买就买不买走人。你要是【魔道祖师】想每张花五十文买这个,我倒是【魔道祖师】愿意。”

  魏无羡翻了翻那沓“夷陵老祖镇恶图”,实在不能接受画中这个青面獠牙、凸目暴筋的【魔道祖师】壮汉是【魔道祖师】自己:“魏无羡是【魔道祖师】远近闻名的【魔道祖师】美男子,你画的【魔道祖师】这是【魔道祖师】什么?没见过真人也不要乱画,误人子弟!”

  那郎中正待说话,魏无羡忽然感觉背后有风袭来,闪身一躲。他是【魔道祖师】躲过了,这江湖郎中却被人掀了出去。他砸倒了街边人家的【魔道祖师】风车摊,扶的【魔道祖师】扶捡的【魔道祖师】捡,一片手忙脚乱。这郎中本来要骂,一见踢他的【魔道祖师】是【魔道祖师】个浑身金光乱闪的【魔道祖师】小公子,非富即贵,气势先下去半截;再一看,对方胸口绣的【魔道祖师】是【魔道祖师】金星雪浪白牡丹,彻底没气了。可又毕竟不甘心就这么平白无故受一脚,弱弱地道:“你为什么踢我?”

  那小公子正是【魔道祖师】金凌。他抱着手,冷冷地道:“踢你?敢在我面前提‘魏无羡’这三个字的【魔道祖师】人,我不杀他他就该跪下感恩戴德了,你还当街叫卖。找死!”

  魏无羡没料到金凌会在此出现,更没料到他一露面就跋扈至此。心道:“这孩子的【魔道祖师】性子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脾气大戾气重,骄纵任性目中无人,把他舅舅和父亲的【魔道祖师】坏处学了个透,母亲的【魔道祖师】好处却没学到半点,我要不是【魔道祖师】敲打敲打他,将来迟早要吃大亏。”

  眼见金凌似乎没撒够火气,朝地上那人逼近两步,他插口道:“金凌!”

  那郎中不敢作声,目光里尽是【魔道祖师】千恩万谢。金凌转向魏无羡:“你还没逃走?”

  魏无羡笑道:“哎哟,真不知道上次被压在地上爬不起来是【魔道祖师】谁啊是【魔道祖师】谁啊?”

  金凌嗤笑一声,吹了声短哨。魏无羡本不解其意,可片刻之后,远处忽然传来一阵呵嗤呵嗤粗重的【魔道祖师】兽类喘息之声。

  他转头一看,一只半人高的【魔道祖师】黑鬃灵犬从街角转出,吐着长舌,直冲他奔来!

  长街上惊叫一声更比一声近、一阵还比一阵高:“恶犬咬人啦!”

  魏无羡勃然色变,拔腿就跑。

  说来惭愧,夷陵老祖枉称所向披靡,却其实见狗即怂。这也是【魔道祖师】无可奈何,他少时没被江枫眠捡回家时,打小在外边野,常在恶犬嘴底夺食,几番撕咬追赶,从此便对大小犬类都怕得要死了,江澄没少嘲笑过他。这事说出去不光丢人,更没几个人会信,故流传度不高。魏无羡正几乎魂飞魄散,眼中忽见一道的【魔道祖师】白影,忙撕心裂肺地叫:“蓝湛救我!”

  金凌追到此处,一见蓝忘机,大惊失色:“这疯子怎么又跟他在一起?!”

  蓝忘机为人严肃,不苟言笑,仙门之中连不少平辈见了他都心里犯怵,遑论这些小辈。其恐吓力比当年的【魔道祖师】蓝启仁有过之而无不及。那犬受过严训,并非凡品,甚通灵性,也仿佛知道这个人面前不能撒野,嗷呜嗷呜叫了几嗓子,夹着尾巴,反躲到了金凌身后。

  这条黑鬃灵犬是【魔道祖师】金光瑶送给金凌的【魔道祖师】珍种。寻常人但凡听说是【魔道祖师】敛芳尊送的【魔道祖师】,哪敢吱半声,可蓝忘机偏偏不是【魔道祖师】寻常人。他可不管赠送者是【魔道祖师】谁、纵犬者是【魔道祖师】谁,该怎么治怎么治,严惩不贷。金凌纵犬当街追人被他逮住,心都凉了,暗道:“死定了,他非把我这好不容易训成的【魔道祖师】灵犬杀了、再狠狠教训我一顿不可!”

  岂知,魏无羡一头扎进蓝忘机臂下,钻到了他背后,恨不得整个人顺着他这根身长玉立的【魔道祖师】杆子往上爬、爬上他头顶才好。蓝忘机被他双手一圈,似乎整个人都僵住了。此时不跑何时跑,趁此机会,金凌又是【魔道祖师】两声急促的【魔道祖师】短哨,携着他的【魔道祖师】黑鬃灵犬落荒而逃。

  一旁地上那郎中挣扎着站起,心有余悸:“世风日下,如今的【魔道祖师】世家子弟真是【魔道祖师】了不得啊!了不得啊!”

  魏无羡听闻犬吠远去,也气定神闲地负着双手,从蓝忘机背后绕了出来,微笑赞同:“不错,世风日下,人心不古。比我们当年那一辈差得多了。”

  这人见狗即怂,狗被撵跑了又是【魔道祖师】一条好汉。蓝忘机整了整自己被他拽歪的【魔道祖师】衣带,摇了摇头。那郎中一见他,扔烫手山芋般把那叠“夷陵老祖镇恶图”扔到他手里:“兄台,刚才多谢你!这个权当谢礼。你折个价卖出去,三文一张,总共也能卖三百了!”

  蓝忘机看了一眼画像中青面獠牙的【魔道祖师】壮汉,不予置评。魏无羡哭笑不得:“你这是【魔道祖师】谢礼吗?真要谢,给我把他画得好看点!……慢慢慢,别慌着走,我还有事向你打听。你在此地买卖,有没有听过什么怪事?或者看见过什么异象?”

  郎中道:“怪事?你问我就对了,在下常年驻扎在此,人称清河百晓生。是【魔道祖师】什么样的【魔道祖师】怪事?”

  魏无羡道:“臂如,厉煞作祟,分尸奇案。”

  郎中道:“此地是【魔道祖师】没有,但你往前走五六里,有一座山岭,叫做行路岭,我劝你不要去。”

  魏无羡道:“怎生说?”

  郎中道:“这个行路岭,又有个诨名唤作‘吃人岭’,你说怎生说?”

看过《魔道祖师》的【魔道祖师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