魔道祖师 > 魔道祖师 > 第65章 优柔第十四 3

第65章 优柔第十四 3

  正在这时,蓝忘机目光一冷,右手倏然压上了避尘。魏无羡顺着他的【魔道祖师】目光回头望去,只见后方路旁一颗树影之后,立着一道漆黑的【魔道祖师】身影。

  一个低低的【魔道祖师】声音道:“……公子。”

  魏无羡刚才笑得太灿烂了,脸上笑容没刹住,道:“啊?你怎么来了?我不是【魔道祖师】让你自己去玩儿吗?”

  树下那道身影站了出来,月光照亮了一张苍白俊逸的【魔道祖师】脸庞。温宁道:“我刚才听到了笛子。”

  魏无羡道:“笛子?等等,我刚才的【魔道祖师】确是【魔道祖师】吹过笛子。可我没有召唤你的【魔道祖师】意思,我就是【魔道祖师】随便吹吹。”

  他指着蓝忘机道:“吹给他听的【魔道祖师】。”

  温宁愣了一阵,道:“哦。”

  他盯着蓝忘机与魏无羡看了半晌,仿佛忽然才发觉自己的【魔道祖师】存在不太合适,道:“那,我先走了。”

  蓝忘机冷声道:“站住。”

  话一出口,温宁便站住了。魏无羡心道:“蓝湛叫他站住干什么,莫非是【魔道祖师】要跟他算账?”

  蓝忘机道:“让他留下,战力。”

  温宁忙道:“好啊。”

  蓝忘机没有再多说一句,牵起缰绳,转身继续走。

  魏无羡在小苹果背上晃晃悠悠,回头看看。

  温宁默默隔了一段距离之后,再次隐藏起来,可他知道,温宁已经跟在了后面。

  多了一个‘人'、一双眼睛藏在暗处,他也身不由己地正经了几分,总觉得不能继续发作,有点可惜。

  魏无羡道:“说是【魔道祖师】要找头颅,可咱们接下来,该去哪儿找呢?这回可没有手臂给咱们指路了。”

  蓝忘机道:“你可还记得苏悯善此人。”

  看他的【魔道祖师】表情,明显是【魔道祖师】已经做好了魏无羡回答“不记得”,然后耐心解释的【魔道祖师】准备。魏无羡道:“含光君,你这是【魔道祖师】什么意思,我就算记性再差,也不会差到昨天晚上刚刚见过的【魔道祖师】人现在就忘了。当然记得,在金光瑶密室里阴阳怪气的【魔道祖师】那个嘛。他怎么回事,跟我有仇吗?”

  顿了顿,他试探道:“当初,我是【魔道祖师】不是【魔道祖师】在……?”

  蓝忘机道:“不是【魔道祖师】。”

  松了口气,魏无羡道:“那他为什么那么针对我?”

  蓝忘机道:“不是【魔道祖师】针对你。是【魔道祖师】针对姑苏蓝氏。”

  魏无羡道:“秣陵和姑苏,离得不远。他们家和你们家有什么嫌隙吗?我听说,秣陵苏氏这几年风头正好,是【魔道祖师】好得嚣张了?”

  蓝忘机虽然牵着绳子,却走得很慢,与他并行,道:“秣陵苏氏,是【魔道祖师】从姑苏蓝氏分离出去的【魔道祖师】一支。”

  原来,秣陵苏氏,是【魔道祖师】一位外姓门生脱离姑苏蓝氏后自立的【魔道祖师】门户。由于不能摆脱宗家的【魔道祖师】影子,他家的【魔道祖师】秘技都和姑苏蓝氏差不多,善音律,司破障音,连家主苏悯善的【魔道祖师】一品灵器都是【魔道祖师】和蓝忘机相仿的【魔道祖师】七弦古琴。蓝忘机的【魔道祖师】琴与主同名,叫做“忘机”,苏悯善的【魔道祖师】琴便也和自己同名,叫做“悯善”。

  魏无羡“噗”了一声,道:“这是【魔道祖师】图什么呀?我看他也跟你一样爱穿一身白,他喜欢你么?样样都学你。”

  不光样样都学,而且,苏悯善还格外忌讳有人提到这件事。若是【魔道祖师】有人敢在他面前透露一点觉得他像蓝家的【魔道祖师】含光君的【魔道祖师】意思,他立刻便要翻脸。

  魏无羡道:“哪里像了。不像不像。”

  他觉得,苏悯善此人相貌不如蓝忘机,穿白衣不如蓝忘机,弹琴也不如蓝忘机,心性为人肯定更是【魔道祖师】望尘莫及。若是【魔道祖师】有人在他面前说这两个人像,魏无羡心道:“我也会翻脸。”

  蓝忘机道:“你见过他的【魔道祖师】。”

  魏无羡道:“我?我对他那张脸和这个名字可没什么印象。”

  对此,蓝忘机已是【魔道祖师】习以为常,见怪不怪,道:“此人姓苏,名涉。”末了,还补充提醒道:“水行渊。”

  魏无羡艰难地想了一阵,终于拍了一把小苹果的【魔道祖师】脖子,恍然道:“哦,哦,哦那个,那个掉下彩衣镇的【魔道祖师】什么什么湖的【魔道祖师】那个,你们家的【魔道祖师】门生?”

  蓝忘机道:“不错。”

  魏无羡道:“这人我没什么印象了,好像神气从小就总是【魔道祖师】很难看?一副心胸狭窄的【魔道祖师】模样。你提他干什么?”

  蓝忘机道:“掘墓人。”

  魏无羡一手托腮,撑在小苹果头上,歪头目不转睛地注视着蓝忘机,道:“掘墓人怎么了?怎么又提他?”

  蓝忘机无言地看着他,目光似乎隐隐有责备之意。被他这么一看,魏无羡才动了动脑子,终于反应过来了。

  作为一个脱离世家的【魔道祖师】外姓门生,哪有那么容易就在玄门之中立足,并在短短十几年内建立起自己的【魔道祖师】家族,还颇为高调张扬。这背后一定有人扶持。而看苏悯善在金麟台上明显口风向着金光瑶,这位必然就是【魔道祖师】他的【魔道祖师】得力干将之一了。

  在栎阳常氏墓地中的【魔道祖师】那名掘墓人,熟悉姑苏蓝氏的【魔道祖师】剑法,而苏悯善是【魔道祖师】蓝家外姓门生出身,符合这个条件。

  魏无羡道:“我糊涂了!不错,这个苏悯善,肯定就是【魔道祖师】那个掘墓人。含光君,你真是【魔道祖师】太英明了,咱们接下来,不如就去秣陵附近晃一晃,看看能不能找点线索。”

  蓝忘机道:“你刚才在想什么。”

  魏无羡毫不羞愧地道:“什么也没想啊!”

  这倒是【魔道祖师】老实话,刚才他光顾着看蓝忘机的【魔道祖师】脸去了,哪有心思去想东想西。

  可是【魔道祖师】蓝忘机明显不相信,摇了摇头,牵着小苹果的【魔道祖师】绳子,继续往前走去。

  两人朝着秣陵方向行了一段路。几日来,因为要避开大小家族、各种关卡的【魔道祖师】盘查,一直走的【魔道祖师】是【魔道祖师】偏僻的【魔道祖师】乡野小道。沿途插科打诨,偶尔讲讲正事。魏无羡整个人都懒洋洋的【魔道祖师】,提不起劲来,只有嘴上不停地说话,仿佛要把十三年来没说够的【魔道祖师】份一次还清。蓝忘机虽然言简意赅,但也是【魔道祖师】有问必答。越走越是【魔道祖师】给人一种这是【魔道祖师】在游历途中的【魔道祖师】错觉。

  一日傍晚,魏无羡道:“口渴了。”

  不远处有一户农家,外院绕着篱笆,篱笆里还有土墙围成的【魔道祖师】里院。蓝忘机道:“借水。”

  两人穿入篱笆,走到那户农家门口。贴着年画的【魔道祖师】木门开着。魏无羡磨蹭了一会儿,没敢进去,蓝忘机道:“没有狗。”

  魏无羡立刻迈进了门。

  喊了几声,主人不在,满地小鸡。土墙边堆着一个高高稻草垛,插着一只耙子。院子中央放着一张手工木桌,桌上一盆没剥完的【魔道祖师】豆子。

  桌边就是【魔道祖师】一口井,魏无羡走了过去,正准备把木桶放下去,墙外便传来了脚步声。一前一后两个,该是【魔道祖师】主人回家来了。

  原本根本不必大惊小怪,坦然承认自己是【魔道祖师】过路口渴的【魔道祖师】人就行,可魏无羡做多了坏事,偷偷摸摸惯了的【魔道祖师】,一听到脚步声,立即把蓝忘机扑进了稻草垛之后。

  亏得蓝忘机是【魔道祖师】个沉稳淡定之人,才没被他这突如其来的【魔道祖师】一扑扑出声来。他显然不明白为什么要躲,魏无羡也忽然想到:“对啊,我们为什么要躲起来?这乡野之地的【魔道祖师】村民又不会认得我们。就算倒了血霉认得,他们也没法拿我们怎么样啊?”

  可是【魔道祖师】,他这一扑,把蓝忘机整个人压倒在软软的【魔道祖师】稻草垛上,这种半强迫的【魔道祖师】姿势,令他油然而生一种诡异的【魔道祖师】兴奋感,干脆就不起来了,故作深沉地竖起食指,示意蓝忘机不要出声。见状,蓝忘机便也安然不动了。

  魏无羡舒舒服服趴在他身上,又是【魔道祖师】满心不可言说的【魔道祖师】窃喜。

  院子里传来推挪木凳的【魔道祖师】声音,两个农户主人似乎在小木桌边坐了下来。一个女声道:“二哥哥,给我抱吧。”

  听到这声“二哥哥”,蓝忘机微微一怔,魏无羡笑意满满地对蓝忘机眨了眨左眼。可巧,这户农家的【魔道祖师】一个主人,竟然也是【魔道祖师】个“二哥哥”!

  蓝忘机扭过头去。魏无羡心中一酥,恨不得趴到他耳边,不依不饶地叫上十几二十几声“蓝二哥哥”,非要叫他避无可避不可。

  这时,一个男声道:“你剥豆子就好。”

  看来,这是【魔道祖师】一对年轻的【魔道祖师】小夫妻。妻子在准备晚饭,丈夫则抱着睡着的【魔道祖师】孩子。

  那小妻子笑道:“你呀,又不会抱。待会儿把他弄醒了,还不是【魔道祖师】要我来哄。”

  小丈夫道:“他今天玩儿疯了,累坏了,这会儿醒不了的【魔道祖师】。”

  小妻子手里毕毕剥剥掐着豆子,道:“二哥哥,你要好好管教阿宝,知道吗?他才四岁,就这么爱闹腾、这么爱欺负人,等到长大了,那还得了。”

  蓝忘机神色淡然地任他压着自己,魏无羡也假装此乃逼不得已,心安理得地趴在他身上。一抬头,忽然看到蓝忘机黑发上落了一根稻草,一下子伸手帮他拿掉。

  小丈夫道:“阿宝不是【魔道祖师】要欺负人的【魔道祖师】。”

  小妻子埋怨道:“还说不是【魔道祖师】呢。人家姑娘好几次都眼泪汪汪的【魔道祖师】,哭着喊了好几次,再也不要理他了。”

  小丈夫道:“可还是【魔道祖师】每次都理啊。你不知道吗?如果一个男孩子总是【魔道祖师】欺负一个人,就说明……他心里喜欢这个人!”

  听到这一句,魏无羡的【魔道祖师】手一下子抓紧了蓝忘机胸口的【魔道祖师】衣服。

  小妻子责备道:“这么坏!”

  小丈夫道:“而且,如果被他欺负的【魔道祖师】那个人,总是【魔道祖师】哭着说不要理,却还是【魔道祖师】跟他玩儿,就说明,说明她也是【魔道祖师】……”

  那年轻的【魔道祖师】妻子轻声啐道:“别说了!”

  顿了顿,她道:“那个时候,你总是【魔道祖师】抢我的【魔道祖师】小山鸡,拉我的【魔道祖师】辫子,给我看虫子,非要叫我玩脏兮兮的【魔道祖师】泥巴。我……我当年都恨死你了。”

  小丈夫道:“那现在呢?”

  小妻子道:“……讨厌你。”

  丈夫道:“你才不讨厌我。你讨厌我,又怎么会嫁给我?”

  魏无羡自己心中有鬼,整张脸几乎都埋到了蓝忘机的【魔道祖师】胸口里。

  鬼鬼祟祟地瞅了一眼上方蓝忘机的【魔道祖师】脸,果然还是【魔道祖师】一派云淡风轻,正专注地盯着天边的【魔道祖师】晚霞。

  这时,似乎是【魔道祖师】小丈夫抱的【魔道祖师】年幼孩子醒了,奶声奶气地嘟哝了几句,夫妻两个连忙一起逗起了他。

  逗了一阵过后,孩子又睡着了,小妻子道:“二哥哥,我刚才跟你说,要你好好管教阿宝,不光是【魔道祖师】因为这个,还因为最近不太平,你要让他别到处玩,每天早点回来。”

  小丈夫道:“知道。是【魔道祖师】这几天村子附近的【魔道祖师】老坟都被挖了的【魔道祖师】事儿么?”

  小妻子道:“我听说,不止是【魔道祖师】咱们村子附近,连城里的【魔道祖师】人家,也有不少祖坟出了事儿的【魔道祖师】。太邪乎了,阿宝还是【魔道祖师】多在家里玩儿的【魔道祖师】好,不要总是【魔道祖师】出去。”

  小丈夫道:“嗯。要是【魔道祖师】遇到那个什么夷陵老祖,那可就糟了。”

  魏无羡:“……”

  这里也能遇到抱怨他的【魔道祖师】?!

看过《魔道祖师》的【魔道祖师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