魔道祖师 > 魔道祖师 > 第80章 丹心第十九 2

第80章 丹心第十九 2

  魏无羡道:“看什么看。看得再用力一千倍,在我身上也看不出一个窟窿。”

  众人都屏息凝神等他放马过来,结果放过来的【魔道祖师】就是【魔道祖师】这犹如混混耍无赖、幼儿磨嘴皮般的【魔道祖师】一句,顿时犹如雷霆一拳打在棉花之上,霹雳一脚踢到空气之中,浑身无力,脸色齐黑。魏无羡又道:“为什么要用这样的【魔道祖师】眼神看着我?我说的【魔道祖师】不是【魔道祖师】实话吗?现在在这个伏魔殿之中,灵力尚存的【魔道祖师】只有两拨人。我,含光君一拨,这群几天前被抓上山来的【魔道祖师】小朋友一拨。其余人,我用手无缚鸡之力来形容,不为过吧。我若是【魔道祖师】想对你们做什么,这群小朋友能挡得住吗?”

  苏涉哼道:“废话少说,你要杀便杀。在场若有谁叫一声便不算英雄好汉,你也别指望有人对你摇尾乞怜。”

  他这么一说,不少人心里都犯起嘀咕来。这数千人里,真正和魏无羡有仇的【魔道祖师】约莫只有二十人上下,其余的【魔道祖师】全都是【魔道祖师】听到围剿讨伐便不假思索参与的【魔道祖师】,可以说只是【魔道祖师】路人。这些人可并不想享有和魏无羡仇人同等的【魔道祖师】待遇。

  魏无羡道:“是【魔道祖师】啊。现在你们没有还手之力,我要杀就杀,要不杀就不杀,轮得到你插嘴么?对了——不好意思,我不记得你名字了。容我问一句,你是【魔道祖师】谁啊?”

  苏涉:“……”

  魏无羡知道苏涉此人自视甚高,最见不得别人忽视他、不重视他、记不得他的【魔道祖师】名字字号,于是【魔道祖师】故意问他你是【魔道祖师】谁。果然,苏涉额头青筋微凸,嘴角抽搐:“……我就不信,你身旁那位没告诉你我是【魔道祖师】谁?含光君,好歹这夷陵老祖也算是【魔道祖师】你同伙,他这样撒泼无礼,你就任他这样给你丢面子么?”

  蓝忘机则是【魔道祖师】习以为常地只当没听见,继续埋头弹自己的【魔道祖师】琴。魏无羡讶然道:“含光君为什么要跟我提起你?看不出来啊,这位心气还挺高,自我感觉也很良好。要说无礼,随便打断我说话的【魔道祖师】你岂不是【魔道祖师】更无礼?刚才说到哪儿了,哦,灵力——灵力尚存的【魔道祖师】,看似只剩两拨人,但我以为,其实,还有第三拨人。这第三拨人,应该就是【魔道祖师】藏在暗处动手脚、让你们灵力出问题的【魔道祖师】黑手,此时应该就在这附近窥伺,伺机动手。”

  不少年纪尚浅的【魔道祖师】修士都不由自主被他带入了氛围,听他这么一说,忍不住四下扫视,仿佛密林深处真的【魔道祖师】潜藏着未知双眼睛,正在盯着伏魔殿内陷入困境的【魔道祖师】重任,随时准备发难。苏涉见状,道:“又在妖言惑众!”

  魏无羡自顾自分析道:“这群小朋友是【魔道祖师】几天之前被抓来的【魔道祖师】,和你们错开了时间。而我和含光君,与你们不是【魔道祖师】走同一条道上山,和你们错开了道路。因此,如果有第三波人存在,他一定是【魔道祖师】趁你们在夷陵集合之后、上乱葬岗的【魔道祖师】这段时间内做的【魔道祖师】手脚。而且很可能,就在你们中间……”

  苏涉喝道:“够了!什么第三拨人,凭空捏造出一段无稽之谈,你以为这样就可以把你干的【魔道祖师】好事推出去?纵使真的【魔道祖师】有你说的【魔道祖师】什么另外一批人,穷奇道截杀、血洗不夜天,你手上的【魔道祖师】累累血债,今天也……”

  忽然,他猛地闭上了嘴,表情扭曲了。

  魏无羡道:“说啊。怎么不说下去了?”

  秣陵苏氏的【魔道祖师】门生纷纷站了起来:“宗主!”“宗主,怎么回事?!”

  苏涉甩开要来扶他的【魔道祖师】门生,举起手臂,先指魏无羡,然后直直指向了蓝忘机。离他最近的【魔道祖师】那名门生怒道:“魏无羡,你又动了什么妖法?!”

  蓝思追道:“这不是【魔道祖师】妖法!这是【魔道祖师】……这是【魔道祖师】……”

  一旁端坐的【魔道祖师】蓝忘机将右手轻轻展平,五指压在七弦之上,凝住了琴弦的【魔道祖师】战栗。那群七嘴八舌群情激奋的【魔道祖师】门生瞬间仿佛一群被掐住脖子的【魔道祖师】鸭子,戛然止噪。

  在场的【魔道祖师】蓝家人心中都默默道:这是【魔道祖师】姑苏蓝氏的【魔道祖师】禁言术啊……

  方才嗡嗡作响的【魔道祖师】伏魔殿重新安静下来后,蓝忘机转头对魏无羡道:“你继续。”

  苏涉眼中怒意滔天,上下嘴唇却被粘得死紧,喉咙更是【魔道祖师】干哑如火。比起不能开口攻击魏无羡的【魔道祖师】焦急,现在更让他心头如焚的【魔道祖师】是【魔道祖师】受制于蓝忘机的【魔道祖师】屈辱。他反复以手指划着自己的【魔道祖师】喉咙,试图解开禁咒,无济于事,只好望向蓝启仁。岂知蓝启仁面容冷然,岿然不动,看都不看他一眼。本来蓝启仁是【魔道祖师】可以解开的【魔道祖师】,而且只要是【魔道祖师】蓝家长辈解开的【魔道祖师】禁咒,出于尊敬,蓝忘机一定不会再对他施术。可当初秣陵苏氏独立出姑苏蓝氏时,两家有过的【魔道祖师】不少不愉快,因此这时的【魔道祖师】蓝启仁并无助他解术的【魔道祖师】意思。

  众人心道,看来只要有人试图和魏无羡争吵,蓝忘机就会封了他的【魔道祖师】口,一时噤若寒蝉。不过,总有不怕死的【魔道祖师】勇士在这种时候站出来,嘲讽道:“魏无羡,你真不愧是【魔道祖师】夷陵老祖啊?好霸道啊,这时打算不让人开口说话?”

  魏无羡道:“请你讲一讲道理。只要你肯讲道理,你就会发现,并不是【魔道祖师】我不让你们说话,而是【魔道祖师】你们先不让我说话。只要我一开口,立刻就有无数张嘴以各种理由让我闭嘴,而不幸的【魔道祖师】是【魔道祖师】我又恰好不想闭嘴,所以,就只好让你们先闭嘴了。否则就没人肯听我心平气和地说话,我有什么办法?”

  他指着苏涉道:“比如说这个……这个谁。不好意思,我还是【魔道祖师】不记得你名字。真奇怪,从刚才起,他就一直拦着我,不让我辩解,不让我盘问,不让我帮你们缕清事情经过、探寻真相。非但要堵住我的【魔道祖师】嘴,而且还反复提醒你们,我是【魔道祖师】你们的【魔道祖师】仇人,生怕你们不上来送死,生怕你们多活一刻,这是【魔道祖师】什么道理?有这样做盟友的【魔道祖师】吗?”

  过往,秣陵苏氏的【魔道祖师】家主为了彰显其高洁有品,一向冷冷的【魔道祖师】不爱多言,不表露情绪。简而言之,一向喜欢模仿蓝忘机的【魔道祖师】一言一行。被魏无羡这么一提,不少与他以前打过交道的【魔道祖师】人都心内微疑:苏宗主今天的【魔道祖师】话,似乎确实太多了些。当然,旁人没有表态,他们也不便表态,是【魔道祖师】以都谨慎地选择了沉默。

  魏无羡道:“没人的【魔道祖师】话,那我继续说了。人总不会突然失去灵力,总得有个途径和契机,因此,在你们在上乱葬岗的【魔道祖师】途中,必然都接触过同一样东西,或者都经历过某一件事。有没有人愿意想一想,究竟这是【魔道祖师】什么东西、或者什么事?”

  鸦雀无声。半晌,一人茫然道:“……接触过同一样东西?做过同一件事?我们上乱葬岗的【魔道祖师】时候,好像都喝了水?唉,想不起来,不知道啊。”

  一听这声音,众人皆心想:“又是【魔道祖师】他!”

  谁会在这种时候还不识趣地积极响应魏无羡,让干什么干什么、让想什么想什么?也只有那位“一问三不知”聂怀桑了。

  有人忍不住道:“上山途中根本没人喝水!谁敢喝这尸山上的【魔道祖师】水?”

  聂怀桑又乱猜道:“那是【魔道祖师】都吸入了山中雾气?”

  乱葬岗上山岚渺渺,若是【魔道祖师】这雾有什么古怪,倒也说得通。立刻有人附和:“有可能!”

  金凌旋即道:“没可能。雾气在山顶更浓郁,可我们都被绑在山顶上两天了,灵力也还在。”

  魏无羡道:“不是【魔道祖师】食物,也不是【魔道祖师】风水问题。你们都忘了,山上之后,还有一件事,是【魔道祖师】你们都做过的【魔道祖师】。”

  蓝启仁道:“什么事。”

  魏无羡道:“杀走尸。”

  一名少年脱口道:“啊,莫非是【魔道祖师】在义城时那样,走尸的【魔道祖师】身体里有尸毒粉一类的【魔道祖师】东西?!阿爹,你们杀那些走尸凶尸的【魔道祖师】时候,有没有从它们身体里喷出颜色奇怪的【魔道祖师】粉末?”

  他父亲道:“没有粉末,没有!”

  这少年不死心道:“那……那液体呢?”

  江澄冷冷地道:“行了。若是【魔道祖师】杀了走尸之后有什么古怪的【魔道祖师】粉末或液体喷出,我们还不至于都没觉察到异常之处。”

  那名以为自己捕捉到玄机的【魔道祖师】少年脸一红,抓耳挠腮起来,他的【魔道祖师】父亲连忙把刚才激动过头的【魔道祖师】儿子拉下去坐好。魏无羡道:“确实是【魔道祖师】和杀走尸有关。不过,问题不是【魔道祖师】出在走尸身上,而是【魔道祖师】出在杀走尸的【魔道祖师】人身上。”

  他转向蓝启仁,道:“蓝老前辈,我想请问你一个问题。”

  蓝启仁漠然道:“有什么问题,你不会问他,还要来问我?”

  蓝启仁虽然迂腐,却不是【魔道祖师】莽夫,是【魔道祖师】以耐着性子听了这么久。可脸色还是【魔道祖师】难看的【魔道祖师】很,不过魏无羡从小就被他甩脸色,后来更被无数人甩过脸色,早不以为意,想想这是【魔道祖师】一手带大蓝忘机的【魔道祖师】叔父和先生,更觉得没什么好生气的【魔道祖师】,摸摸下巴笑道:“我这不是【魔道祖师】怕当着您的【魔道祖师】面问他太多事情,您要生气吗?不过既然您都叫我问他,那我就问了哈。蓝湛啊。”

  蓝忘机道:“……嗯。”

  魏无羡道:“秣陵苏氏是【魔道祖师】从姑苏蓝氏分离出去的【魔道祖师】一个家族,对吧。”

  蓝忘机道:“嗯。”

  魏无羡道:“虽然分离出去了,但秣陵苏氏的【魔道祖师】绝技还是【魔道祖师】从姑苏蓝氏‘借鉴’来的【魔道祖师】,是【魔道祖师】吗。”

  蓝忘机道:“是【魔道祖师】。”

  魏无羡道:“姑苏蓝氏的【魔道祖师】秘技之一破障音有驱邪退魔之效,其中以七弦古琴最为深奥高超,所以,修琴的【魔道祖师】人也是【魔道祖师】最多的【魔道祖师】。秣陵苏氏有样学样,他们家也是【魔道祖师】琴修最多,没错吧。”

  蓝忘机道:“不错。”

  魏无羡道:“秣陵苏氏的【魔道祖师】家主虽然带技出走姑苏蓝氏,自立门户,他自己的【魔道祖师】琴技却并不如何登峰造极,教出来门生也时常错漏百出,是【魔道祖师】不是【魔道祖师】?”

  蓝忘机坦然道:“是【魔道祖师】。”

  伏魔殿中数千人看着他们两个坐在台阶上,一唱一和地讥讽苏涉,看看这边,又去偷瞅脸色铁青的【魔道祖师】那边。虽说都觉得魏无羡言语刻薄阴损,可同时也觉得他说的【魔道祖师】都是【魔道祖师】大实话。因为苏涉过往莫名高冷,早得罪了大大小小不少家族,此时看他当众被揭疤、被人把脸放到地上踩,在这生死攸关危急时刻,竟也生出了一阵不合时宜的【魔道祖师】幸灾乐祸、痛快泄恨之感。

  蓝思追却暗暗奇怪:“含光君并不喜欢当众给人难堪,虽然看这位苏宗主下不了台我还挺……咳,但为何含光君今天如此不留情面?”

  魏无羡和蓝忘机你一眼,我一语,旁若无人地问答。越来越多的【魔道祖师】人都渐渐听出,他们并不是【魔道祖师】在单纯地讥讽苏涉,而是【魔道祖师】在抽丝剥茧,因此听得越来越认真。接下来,魏无羡缓缓地道:“……也就是【魔道祖师】说,就算上乱葬岗杀走尸时,秣陵苏氏弹奏的【魔道祖师】战曲之中,有一段旋律不对劲,姑苏蓝氏也会见怪不怪,只觉得是【魔道祖师】他们技陋出错,记岔了曲谱,却并不会留意究竟是【魔道祖师】失手弹错,抑或是【魔道祖师】故意弹错的【魔道祖师】,是【魔道祖师】这样吗?”

  听到这最后一问,苏涉瞳孔一缩,压在剑柄上的【魔道祖师】手猛地青筋暴起,剑锋悄然出鞘了半寸。

  蓝忘机不动声色地抬起眼睛,和魏无羡都看到了彼此眼中隐隐的【魔道祖师】了然。

  他道:“正是【魔道祖师】如此。”

看过《魔道祖师》的【魔道祖师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