魔道祖师 > 魔道祖师 > 第81章 丹心第十九 3

第81章 丹心第十九 3

  苏涉锃地拔出了佩剑,魏无羡用两根手指把剑锋拨开,微笑道:“做什么?可别忘了,你现在灵力尽失啊,这样威胁我有用吗?”

  苏涉举着剑,刺也不是【魔道祖师】,收也不是【魔道祖师】。一阵咬牙,吐出一口血,终于强力破除了禁言术,可一张嘴,声音沙哑得犹如苍老了四十岁:“你们针对我翻来覆去,究竟含沙射影什么!”

  魏无羡道:“我这是【魔道祖师】在含沙射影吗?那我再说清楚些。你们失去灵力,一定是【魔道祖师】因为都做了同一件事。什么事?杀走尸。杀走尸的【魔道祖师】时候,这位秣陵苏氏的【魔道祖师】苏宗主,和你们一路上来。他装作是【魔道祖师】御琴退魔,其实已经神不知鬼不觉地把战曲的【魔道祖师】一部分篡改成了另一段害人的【魔道祖师】旋律。你们在浴血奋战,而他表面上和你们一同战斗,暗地却下阴手……”

  苏涉道:“含血喷人!”

  魏无羡道:“在趁苏蓝氏的【魔道祖师】琴修不少吧?方才你们上山时,秣陵苏氏所奏战曲是【魔道祖师】不是【魔道祖师】有错?”

  端坐在殿中的【魔道祖师】诸名蓝氏琴修思索一阵,一人道:“当时战况激烈……我等实在没有精力再去注意旁人弹的【魔道祖师】是【魔道祖师】不是【魔道祖师】精准。”

  闻言,苏涉面色稍霁。蓝启仁却忽然道:“确实有几处不对。”

  别家有人疑道:“世上当真有这样邪门的【魔道祖师】曲子,听了就能让人失去灵力?!”

  魏无羡道:“怎么没有?琴声能退魔,为何不能召邪?有一本东瀛秘曲集,叫做《乱魄抄》,里面抄录的【魔道祖师】都是【魔道祖师】东瀛之地流传的【魔道祖师】邪曲,连杀人秘曲都有,让人暂时失去灵力,又为什么不可能?蓝启仁恰灸У雷媸Α堪辈就在这里。你问他,姑苏蓝氏的【魔道祖师】藏书阁下、□□室中,有没有这本书?”

  定了定神,苏涉冷笑道:“就算有这种曲子,当年我在姑苏蓝氏学艺时,品级不够根本进不了□□室,无缘得见。后来我也不曾迈进云深不知处一步,对这本书更是【魔道祖师】闻所未闻!倒是【魔道祖师】你,对这《乱魄抄》如此熟悉,又和含光君亲密异常,岂不是【魔道祖师】比我更有可能接触这本书?”

  魏无羡笑道:“我可没当着这么多人的【魔道祖师】面演奏过什么曲子。谁说一定要你能进□□室?你主子能出入自如不就行了?篡改曲谱的【魔道祖师】伎俩,大概也是【魔道祖师】他教给你的【魔道祖师】吧。”

  能在云深不知处出入自如的【魔道祖师】位高权重者,苏涉的【魔道祖师】主子,不必明言,谁都知道,只有敛芳尊!

  苏涉道:“笑话!敛芳尊让我这么做的【魔道祖师】目的【魔道祖师】是【魔道祖师】什么?他已经是【魔道祖师】统领百家的【魔道祖师】仙督,又不需要争权称霸,让这么多人前来送死,他有什么好处?”

  魏无羡道:“若是【魔道祖师】真的【魔道祖师】没好处,他也不会让你三番两次扮成个鬼鬼祟祟的【魔道祖师】雾面人来抢夺赤锋尊的【魔道祖师】尸体和阴虎符残件了。你主人打的【魔道祖师】好主意,四下抓捕各家子弟,把这么多人都引到乱葬岗来,螳螂捕蝉黄雀在后,他自己借口受伤不来避嫌,和你里应外合,一个用邪曲败人灵力,一个用阴虎符操纵凶尸围山。最后上千人全军覆没在我的【魔道祖师】地盘,说不是【魔道祖师】我下的【魔道祖师】手,谁都不信对不对?你们也不怕撞上我,反正魏无羡臭名昭着,新仇旧恨一齐上涌,群情激奋根本没人听我辩解,说不定会再引得我杀性大发大开杀戒,还省得你们动手了!”

  一片惊疑不定之中,苏涉强自镇定,道:“一面之词。”

  魏无羡看着他,继续道:“你出身姑苏蓝氏,身为外姓门生,靠着剽窃模仿本家秘技建立了自己的【魔道祖师】家族。你知道姑苏蓝氏中许多人都对你和秣陵苏氏满心不屑,于是【魔道祖师】你就利用这份不屑。邪曲虽能害人,但对奏者灵力也有要求,光是【魔道祖师】你一个人,当然没办法奏出让近千人都失去灵力的【魔道祖师】威力,所以你带来了秣陵苏氏的【魔道祖师】所有琴修,让他们与你合奏!在橱家只有姑苏蓝氏有可能听出不对,然而他们不屑于注意你,就算是【魔道祖师】注意到了你们弹错战曲,也只以为你学艺不精,把门生也教错了。

  “既然你信誓旦旦说这是【魔道祖师】一面之词,那么你敢不敢现在当着我的【魔道祖师】面,把秣陵苏氏之前上山途中驱尸退魔的【魔道祖师】战曲再弹一遍?蓝湛你别听,我听就行了。反正我修鬼道又不需要灵力,没了也无所谓。”

  蓝启仁就站在这里听着。如果苏涉现在弹的【魔道祖师】和刚才不一样,立刻就会被揪出来!

  伏魔殿中众人悄悄地离秣陵苏氏众人越来越远,不知不觉腾出了一大片空地,将他们孤立在中间。魏无羡趁机道:“不肯弹?好,没关系。你不如看看,这是【魔道祖师】什么?”

  他从怀中取出两张泛黄的【魔道祖师】纸张,晃了晃,只让人隐约看清上面记的【魔道祖师】是【魔道祖师】曲谱:“你以为之前在金麟台我们真的【魔道祖师】无功而返吗?那铜镜之后的【魔道祖师】密室里,金光瑶藏着的【魔道祖师】两张从乱魄抄上撕下来的【魔道祖师】残页,已经被我们找到了。只要拿给蓝启仁恰灸У雷媸Α堪辈一看,让他辨一辨里面有没有方才你奏过的【魔道祖师】旋律,就真相大白了。”

  苏涉冷笑道:“你撒谎。我怎么知道这是【魔道祖师】不是【魔道祖师】你随便乱写的【魔道祖师】曲谱,用来污蔑。”

  魏无羡道:“难道我还整天带两张曲谱在身上准备随时拿出来?反正是【魔道祖师】不是【魔道祖师】撒谎,蓝启仁恰灸У雷媸Α堪辈一看便知。”

  苏涉原本怀疑有诈,但见魏无羡满面诡笑,语气笃定,蓝启仁接了过去,看得眉头皱起,心中一紧,道:“蓝前辈,当心有诈!”说着伸手去夺那两张纸。

  正在此时,避尘的【魔道祖师】冰蓝色剑光向他袭去。

  苏涉腰间佩剑出鞘格挡,怒道:“卑鄙!”

  挡了一下之后,他才忽然反应过来,上当了!

  苏涉的【魔道祖师】佩剑,名叫“难平”,此刻与避尘相击,银色的【魔道祖师】剑身之上,正流转着暗红色的【魔道祖师】剑光——分明灵力充沛!

  魏无羡一下子把那两张纸折了重新收入怀里,讶然道:“我没看错吧?你居然还有灵力傍身'喜恭喜。不过,敢问如果不是【魔道祖师】图谋不轨,你为何要隐瞒自己没有失去灵力的【魔道祖师】事实?”

  这两张纸自然不是【魔道祖师】什么从金麟台上搜来的【魔道祖师】《乱魄抄》残页,而是【魔道祖师】蓝忘机在□□室时手写的【魔道祖师】金光瑶弹奏过的【魔道祖师】古怪旋律。

  当时,蓝忘机留了一份给蓝曦臣对照察看,魏无羡则顺手把他和蓝忘机的【魔道祖师】那两份收了起来,带在身上。方才刚好拿出来骗人,让苏涉疑虑焦躁。再加上此前他故意言语嘲讽,反复刺激苏涉,果然令他心浮气躁。最后,不需魏无显语提醒,蓝忘机突发一试,苏涉便漏了底。

  原本倒也可以直接对苏涉动手,逼他自卫暴露灵力未失的【魔道祖师】事实。可若不一步一步引苏涉自己露出马脚、再将来龙去脉点点滴滴告诉旁人,效果恐怕就没这么好了。

  苏涉见一时大意,被探出了底,和蓝忘机拆了几招,感觉吃力,刚想腾出手抓个人质,魏无羡立刻看破了他的【魔道祖师】意图,道:“当心!他要抓肉盾了!”

  众人纷纷闪避。其实倒也不必,因为蓝忘机动起手来就和魏无羡说起话来一样,步步紧逼,不留余地,苏涉不得不全力应对才能不落于下风。他踉踉跄跄退至台阶前,低头一看,脚下正是【魔道祖师】红色的【魔道祖师】咒阵。

  蓝忘机神色一凛,魏无羡心道:“要糟!他要破坏这个刚刚补好的【魔道祖师】阵法了!”

  果然,苏涉咬破舌尖,含了一口血,往地上一喷。密密麻麻的【魔道祖师】血迹遮盖住了黯淡不清的【魔道祖师】红色痕迹。蓝忘机顾不得再去与他缠斗,左手在避尘锋芒上一划,试图重绘。苏涉趁机摸出一张符咒,往地下一摔,一阵蓝色的【魔道祖师】火焰和烟雾滚滚冒起。

  传送符!那多次出现的【魔道祖师】雾面人,果然就是【魔道祖师】苏涉!

  魏无羡蹲到蓝忘机身边,道:“怎么样?”

  蓝忘机用流着血的【魔道祖师】手指在地面上描画了一阵,摇了摇头。新血已彻底覆盖破坏了原来的【魔道祖师】咒印,补不回来了。

  魏无羡把他的【魔道祖师】手拿起来,用自己的【魔道祖师】袖子擦去了上面的【魔道祖师】血和灰,道:“没用就别画了。”

  阵法将破,摇摇欲坠。秣陵苏氏那群门生面色茫然,看来苏涉并没有告诉他们自己弹的【魔道祖师】是【魔道祖师】错误的【魔道祖师】曲子,也没告诉他们避免失去灵力的【魔道祖师】法子。也就是【魔道祖师】说,在原本的【魔道祖师】计划里,这群秣陵苏氏的【魔道祖师】门生,和旁人一样,都是【魔道祖师】要去死的【魔道祖师】。他们生怕旁人心生怨恨,要找他们报复发泄,挤成一团。然而伏魔殿内已一片惶恐,没几个人顾得上报复他们。几名家主抓住自己的【魔道祖师】儿子,叮嘱道:“待会儿群尸一冲进来,你护住自己,想办法逃出去,无论如何也要活着!知道吗?!”

  金凌听了一阵肉酸,然而心底也有点期待自己舅舅也说这句话,等了半天也没见他有所表示,忍不住使劲儿瞅他。

  江澄终于把目光转了回来,阴霾微散,却皱起了眉:“你眼睛怎么了?”

  ……金凌颇为不快地道:“没怎么!”

  魏无羡正在一边低声和蓝忘机商量,一边撕下一端干净的【魔道祖师】袖子给蓝忘机清理包扎手上伤口。两人似乎说定了什么,正点头时,背后突然冲出一道身影,劈剑斩来。两人轻飘飘闪开,魏无羡定睛一看,道:“怎么又是【魔道祖师】你?”

  又是【魔道祖师】那名在不夜天城一晚因他失去了一条腿的【魔道祖师】中年男子。他双目血红,持剑道:“魏无羡,你刚才说的【魔道祖师】,我一个字都不信!“

  魏无羡道:“事情败露,苏涉都亮剑了,而且逃跑了。你还有什么不信?”

  中年男子又是【魔道祖师】一剑劈来,大吼道:“我不相信!只要是【魔道祖师】你说的【魔道祖师】,我都不信!”

  仇恨会蒙蔽一个人的【魔道祖师】双眼,让他绝不肯承认任有利于自己仇人的【魔道祖师】东西。

  蓝忘机看了看自己手上包扎到一半、还没打结的【魔道祖师】布条,右手伸指一弹,一声金石之响,徒手弹开了那名男子鲁莽的【魔道祖师】剑锋。

  那中年人倒在地上,人群中又奔出来一名少年,正是【魔道祖师】那个父母双亡的【魔道祖师】年轻修士,盯着魏无羡,恨恨道:“魏无羡,你别以为……你……你手上的【魔道祖师】累廓债,我们终归是【魔道祖师】要讨还的【魔道祖师】!”

  魏无羡给蓝忘机打完了那个结,道:“还?”

  他转过身来,道:“是【魔道祖师】。我手上是【魔道祖师】血债累累。不过,早在十三年前,你们不是【魔道祖师】已经讨还过一次了吗?“

  他道:“你们还想讨还什么?无非是【魔道祖师】要我下场凄惨、以消自己心头之恨罢了。请问我的【魔道祖师】下场你们还有什么不满意的【魔道祖师】吗?

  “你没了一条腿,我碎尸万段,死无全尸;你失去双亲,而我早就家破人亡,被家族驱逐,是【魔道祖师】条丧家之犬,双亲骨灰都没见着一个。”

  江澄坐在人群之中,听到这段话,搭在金凌肩膀上的【魔道祖师】五指渐渐抓紧。

  魏无羡继续道:“还是【魔道祖师】恨温氏余孽?可是【魔道祖师】温氏余孽已经一个不留了。大部分死在了射日之征的【魔道祖师】战场上,少部分死在了你们给他们划的【魔道祖师】一块拘禁地里。

  “最后的【魔道祖师】五十多个老弱残兵,全都死在了这儿,就在你们脚下的【魔道祖师】这片土地上。就死在你们手里。”

  他道:“说吧。你们还想我怎么还?”

  蓝忘机盯着自己手上的【魔道祖师】那个结,末了,终于放下了袖子,掩住了它。

  伏魔殿中,一时死寂。

  殿外的【魔道祖师】尸群已经涌进门来一波,被温宁挡了回去,可很快又有另一波从侧面突入,支撑不了多久了。

  仇人就在面前自己却无力杀之,再加上被这群非人之物的【魔道祖师】咆哮唤起了内心的【魔道祖师】恐惧,那中年男人绝望地道:“……反正这整座乱葬岗已经被凶尸重重包围……今天横竖都是【魔道祖师】要死了!这个仇……”

  魏无羡却道:“谁说今天横竖都要死了?”

  他一边说着这句话,一边脱掉了黑色外袍。不知这人究竟想干什么,所有人都惊疑不定地看着他。

  黑衣之下是【魔道祖师】雪白的【魔道祖师】中衣,蓝忘机拔剑出鞘,魏无羡顺手在避尘的【魔道祖师】剑刃上一划,低头,在身上画了数十道血红的【魔道祖师】痕迹。

  赤红色的【魔道祖师】咒印,画的【魔道祖师】越多,殿内众人越是【魔道祖师】屏气凝神。

  他们都认得这个纹路,却都难以置信,或说摹灸У雷媸Α垦以承认。

  添上了最后一笔,魏无霄起头,整了整衣领。

  穿在他身上的【魔道祖师】,已经不是【魔道祖师】一件白衣——赫然是【魔道祖师】一面将所有凶邪妖煞之物、尽数吸引到一人身上的【魔道祖师】,召阴旗!

看过《魔道祖师》的【魔道祖师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