魔道祖师 > 魔道祖师 > 第85章 丹心第十九 7

第85章 丹心第十九 7

  见他们出来,温宁像是【魔道祖师】早有预料,空出给他们蹲的【魔道祖师】位置。不过,只有蓝思追走了过去,在他旁边和他一起蹲下。

  几名少年在另一边嘀嘀咕咕道:“怎么思追和鬼将军好像很熟的【魔道祖师】样子。思追也不像自来熟的【魔道祖师】人呀?”

  温宁道:“蓝公子,我能不能叫你阿苑?”

  众少年心内齐齐悚然:“鬼将军居然是【魔道祖师】个自来熟!”

  蓝思追欣然道:“可以啊!”

  温宁道:“阿苑,你这些年过得好吗?”

  蓝思追道:“我很好。”

  温宁点头道:“含光君一定对你很好。”

  蓝思追听他提起蓝忘机时口气尊敬,越发感到亲近,道:“含光君待我如兄如父,我的【魔道祖师】琴都是【魔道祖师】他教的【魔道祖师】。”

  温宁道:“含光君,是【魔道祖师】什么时候开始带你的【魔道祖师】?”

  想了想,蓝思追道:“我也记不清了,可能是【魔道祖师】我五六岁的【魔道祖师】时候吧。太小的【魔道祖师】事情都没什么记忆了。不过更小的【魔道祖师】时候,含光君也应该不能带我,似乎那时有好几年,含光君都在闭关。”

  他忽然想到,那也就是【魔道祖师】第一次乱葬岗围剿的【魔道祖师】时候。

  船舱内,蓝忘机抬头看了看被小辈们冲出去时带上的【魔道祖师】门,再低头看了看头又歪到一边的【魔道祖师】魏无羡。

  魏无羡的【魔道祖师】眉尖又蹙了起来,仿佛很不舒服地把头扭来扭去。见状,蓝忘机站起身来,走过去把木闩闩上。

  然后,回来再坐到魏无羡身边,把他的【魔道祖师】头缓缓托起,轻柔地放到了自己的【魔道祖师】腿上。

  这下,魏无羡的【魔道祖师】头终于不晃,躺得安稳了。

  正襟危坐了一会儿,蓝忘机举起手,拆了抹额和发带。乌黑的【魔道祖师】长发散落下来,遮住了一部分白皙的【魔道祖师】面容。他将抹额放在魏无羡的【魔道祖师】胸口,正待重新束发,整理仪容时,魏无羡似乎是【魔道祖师】觉得有些冷,拢了拢衣领,敲,五指抓住了那条抹额。

  他抓得很紧,蓝忘机捏住抹额的【魔道祖师】一端,拉了拉,非但没把它拉出来,反而让魏无羡的【魔道祖师】眼睫颤了颤。

  等到魏无羡慢慢睁开双眼的【魔道祖师】时候,首先看到的【魔道祖师】是【魔道祖师】船舱头顶的【魔道祖师】木板。他坐起身,蓝忘机正站在船舱的【魔道祖师】一扇木窗前,眺望江心尽头的【魔道祖师】一轮明月。

  魏无羡道:“咦,含光君,刚才我是【魔道祖师】晕了会儿吗?”

  蓝忘机侧颜平静地道:“是【魔道祖师】。”

  魏无羡又道:“你抹额呢?”

  “……”

  问完了,魏无羡再一低头,奇道:“哎呀呀,怎么回事,怎么在我手里?”

  他从长凳上翻下腿来,道:“实在不好意思。有时候我睡着了就喜欢乱抓,对不住啊,给你。”

  蓝忘机看着他,默然半晌,接过了他递的【魔道祖师】抹额,道:“无事。”

  看他一本正经的【魔道祖师】模样,魏无羡忍笑忍得要内伤了。

  刚才他确实是【魔道祖师】有一瞬间很想睡下,可还没孱弱到说晕就晕的【魔道祖师】程度。谁知他只是【魔道祖师】歪了一下,蓝忘机就迅捷无伦地把他抄了起来,魏无羡都不好意思睁眼说哎你不用这样我自己能站住了。

  而且,他也不想被放下来。能被人抱为什么要站?于是【魔道祖师】就顺水推舟地让蓝忘机把他一路抱进来了。

  魏无羡摸了摸脖颈,心中一边窃喜,一边得意,一边遗憾:“哎,蓝湛这个人……真是【魔道祖师】!早知道我就不醒了,我继续晕着,我晕一路,每天都晕,好歹还有腿可以枕。”

  至寅时,抵达云梦。

  莲花坞的【魔道祖师】大门前和码头上灯火通明,映照得水面金光粼粼。过往,这码头很少有机会一下子聚集这么多大大小小的【魔道祖师】船只,不光门前的【魔道祖师】守卫,连江边几个还架着摊子卖宵夜小食的【魔道祖师】老汉都看呆了。

  江澄率先下船,对守卫交代几句,立刻有无数名全副武装的【魔道祖师】门生涌出大门。众人分批次陆续下船,由云梦江氏的【魔道祖师】客卿们安排入内。

  欧阳宗主终于逮到了儿子,边低声教训边把他拽走了。魏无羡和蓝忘机走出船舱,跳下渔船。魏无羡回头道:“温宁,你随便走走?”

  温宁点了点头。蓝思追和他聊了一路,也心知江澄一定不会不愿意让他进莲花坞的【魔道祖师】大门,道:“温先生,我陪你在外面等含光君和魏前辈吧。”

  温宁道:“你陪我?”

  他看上去像是【魔道祖师】很高兴,意想不到。蓝思追笑道:“是【魔道祖师】啊,反正众位前辈进去是【魔道祖师】要商议重事的【魔道祖师】,我进去也没什么作用。我们继续聊。刚才咱们说到哪儿了?魏前辈真的【魔道祖师】把两岁小儿当成萝卜种在土里过?”

  他虽然声音小,但前边那两位可是【魔道祖师】耳力非凡。魏无羡脚底一个趔趄。蓝忘机的【魔道祖师】眉形弯了一下,很快恢复。

  等到这二人背影消失在莲花坞的【魔道祖师】大门之后,蓝思追才继续低声道:“那小朋友真可怜。不过,其实,含光君也曾经把我放在兔子堆里过,他们其实差不多……”

  迈入莲花坞大门之前,魏无羡深深吸了一口气,借此平复心绪。

  可进门之后,他却并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激动。

  也许是【魔道祖师】因为太多地方都翻新过了。校场扩大了两倍,一座连一座的【魔道祖师】新筑飞檐勾角高低错落,比以往更有气势,也更显得荣光。但是【魔道祖师】,和他记忆中的【魔道祖师】莲花坞几乎完全不一样了。

  魏无羡心中怅然若失。以往的【魔道祖师】老屋不知道是【魔道祖师】被这些华丽的【魔道祖师】新筑挡在了后面还是【魔道祖师】拆掉重建了。

  毕竟,它们真的【魔道祖师】是【魔道祖师】太老了。

  校场上各家门生又开始列方阵,盘足打坐,继续修养,恢复灵力。折腾了快一天一夜,这些人都已经疲惫至极,必须要喘口气了。江澄则带领众位家主和要人名士们入屋内大厅再议今日之事。魏无羡和蓝忘机随之而入,旁人微觉不妥,但也没法说什么。

  刚进内厅,还未落座,立刻有一名客卿模样的【魔道祖师】人上前来,双手向江澄呈上一封信,道:“宗主。”

  江澄看了一眼,道:“谁送的【魔道祖师】?”

  那名客卿道:“属下也不知。这是【魔道祖师】今天刚刚送到的【魔道祖师】。和它一起送来的【魔道祖师】还有一批名贵的【魔道祖师】药材,属下怕是【魔道祖师】哪位家主送来的【魔道祖师】礼品,现在暂时放在侧厅,还没入库。这封信也没拆,等您回来再看。都验查过了,没有下咒的【魔道祖师】痕迹。”

  江澄道:“送的【魔道祖师】人是【魔道祖师】谁?”

  那名客卿道:“只是【魔道祖师】附近城里的【魔道祖师】普通工人,受人所托,也不知情。”

  并非是【魔道祖师】谁想给云梦江氏的【魔道祖师】家主写信就能送到的【魔道祖师】,而且还是【魔道祖师】一封没有署名的【魔道祖师】信。送信之人显然考虑到了这一点,附上一批名贵药材让负责接收的【魔道祖师】客卿不敢怠慢。在场的【魔道祖师】十几名家主里无人发声,说明也不是【魔道祖师】他们送的【魔道祖师】。魏无羡心中一动,脑海中浮现出秦愫那张苍白的【魔道祖师】脸。

  江澄单手接过信来,两三下除了信封上的【魔道祖师】封咒,从里面取出七八张纸。先是【魔道祖师】匆匆一扫,然而,从第一行起,他目光便是【魔道祖师】一凛,道:“诸位,请自己随便坐。”

  原本有这么多外客在场,无论如何也不该先看信,尤其这些客人还不是【魔道祖师】来喝茶聊天的【魔道祖师】,是【魔道祖师】来商议要事的【魔道祖师】。可江澄拿着那几张纸,反复看了几遍,越看神色越是【魔道祖师】冷肃。最后,他做了一个让旁人意想不到的【魔道祖师】举动:将信件交给了坐得离他最近的【魔道祖师】蓝启仁。

  蓝启仁先是【魔道祖师】一怔:“江宗主,这是【魔道祖师】送给你的【魔道祖师】信,为何给我看?”

  江澄道:“蓝前辈,这封信,恐怕不止送到江某一人这里来了。”

  蓝启仁见他坚持,接过信来,看过之后,神色和动作仿佛被江澄同化了,转手将信递给了下一位家主。

  那名家主只看了一眼,目瞪口呆。一旁的【魔道祖师】人早就按捺不酌奇心了。江澄和蓝启仁看信的【魔道祖师】时候他们不敢围过去,此时都挤到一起,将七八张纸尽数分了。看着看着,有人脱口道:“天哪!”

  “没想到……敛……金光瑶竟然能做出这种事……”

  另一人喜道:“方才路上还在犯愁该怎么讨伐金光瑶,用什么由头,没想到这厮自己撞我们手里来了!”

  魏无羡道:“信上写了什么?”

  一名家主拿着信,道:“当初我就觉得奇怪了,兰陵金氏的【魔道祖师】老家主虽然……虽然那个啥,但也不至于死得这么不体面,原来如此。他真是【魔道祖师】太狠了。”

  “对旁人狠算什么,对自己也是【魔道祖师】够狠。我若是【魔道祖师】金夫人……不对,我若是【魔道祖师】秦愫,我也无颜面活下去啊。”

  魏无羡将几张纸取了过来,和蓝忘机一起走马观花看过,双双抬头。

  这几张纸,满满写的【魔道祖师】都是【魔道祖师】金光瑶的【魔道祖师】“光辉事迹”,分为好几件。

  第一件,是【魔道祖师】其父金光善之死。

  金光善一生风流得几近下流,处处留情处处留种,他的【魔道祖师】死因也与此相关,堂堂兰陵金氏家主,身体衰弱之际还坚持要与女人寻欢作乐,终于死于马上风。

  这说出去实在不怎么体面。金夫人痛失独子与儿媳后,原本就郁郁不乐了几年,以为丈夫死前还不忘鬼混,最终混丢了命,也活活被气得病倒,不久之后便撒手人寰。兰陵金氏四处遮掩镇压风声,然而众家早心照不宣。面上哀恸叹惋,实则都觉得他活该,就配这么个死法。

  然而,这封信揭露的【魔道祖师】第一个秘密便是【魔道祖师】:金光善是【魔道祖师】被他那位唯一扶正的【魔道祖师】私生子金光瑶害死的【魔道祖师】。

看过《魔道祖师》的【魔道祖师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