魔道祖师 > 魔道祖师 > 第93章 寤寐第二十 4

第93章 寤寐第二十 4

  那家客栈一楼大堂里之前还有一个客人,现在一个都没有了。魏无羡和蓝忘机迈了进去,拣了张桌子坐下,半天都没人来招呼。魏无羡不得不用指节轻轻叩了叩桌面,唤道:“劳烦!”

  伙计这才慢腾腾地过来。兴许是【魔道祖师】长期倦怠惯了,有生意做也打不起精神。魏无羡对着墙上的【魔道祖师】菜牌点了几个菜,他仍是【魔道祖师】一副爱理不理的【魔道祖师】模样。蓝忘机拿起茶杯看了一眼,杯底还不那家小客栈洗的【魔道祖师】干净,又默默放下,不再去碰桌上的【魔道祖师】任何东西。

  点完了菜,魏无羡道:“请问你们这二楼是【魔道祖师】做什么用的【魔道祖师】?”

  伙计耷拉着眼皮道:“门外写着了。一楼酒食,二楼住宿。你不识字?”

  魏无羡随口道:“你说对了,我真的【魔道祖师】不识字。那怎么锁住了?”

  伙计不耐烦地道:“爱住住爱不住不住,问那么多干啥。”

  蓝忘机道:“住。”

  他一开口,那伙计像是【魔道祖师】吞了块冰,登时一个哆嗦。

  蓝忘机又压了一锭银子在桌上,冷声道:“要一间房。”

  魏无羡忙道:“别呀,咱们不住。收起来收起来!”

  他说着去压那银子,却不小心压到了蓝忘机的【魔道祖师】手,两人同时一缩。蓝忘机垂下手,袖子掩住了手指,见状魏无羡一颗心往下一滑,那银子掉到地上,伙计立刻捡起来,道:“房间不退!”

  他收了钱,上楼开锁,清扫走廊和房间去了。魏无羡调整了下表情,状似无事地道:“何必?”

  蓝忘机道:“待会儿总是【魔道祖师】要上去的【魔道祖师】。”

  魏无羡道:“是【魔道祖师】要上去的【魔道祖师】。不过我们可以从窗户走,从屋檐走,又不一定非要从这扇门走。省着点花吧,不是【魔道祖师】我的【魔道祖师】钱我都替你心疼。”

  这时,点的【魔道祖师】菜也上来了。因为客人只有他们两个,上的【魔道祖师】才快。魏无羡夹起盘中一条青菜,闻了闻,竟然真的【魔道祖师】闻到了一股令人作呕的【魔道祖师】焦糊肉味。他对蓝忘机笑道:“我算是【魔道祖师】知道了。本来就在闹凶,房不能住,菜不能闻,伙计还跟吃了炮仗似的【魔道祖师】。这样生意也能好才是【魔道祖师】天理难容。你怎么看?”

  一谈正事,两人立刻自然起来。蓝忘机道:“大火。”

  魏无羡道:“还有?”

  蓝忘机道:“烟花之地。”

  据那老板娘所说,衣行老板一家经历的【魔道祖师】异象是【魔道祖师】房子里到处都能看到赤|裸着抱作一团的【魔道祖师】人,什么地方会是【魔道祖师】这样的【魔道祖师】?烟花之地。后来住进客栈的【魔道祖师】人晚上会做房子着火、焦尸翻滚的【魔道祖师】噩梦,说明这个地方曾起过一场大火,烧死了不少人。

  活活烧死,是【魔道祖师】极为痛苦的【魔道祖师】一种死法,因此,时隔多年仍留着一部分死者的【魔道祖师】残魂在影响此地。那老板娘是【魔道祖师】八年前搬来这座城的【魔道祖师】,她来时首饰铺子老板弃店离去,然而她并没提到这场大火。这火起的【魔道祖师】要更早,恐怕还远在首饰铺子开张之前,至少有十几年了。

  这都是【魔道祖师】显而易见的【魔道祖师】事。魏无羡道:“所见略同。还有,不光是【魔道祖师】烟花之地,还是【魔道祖师】个挺风雅的【魔道祖师】烟花之地,一楼大厅里总是【魔道祖师】有人弹琴,弹得还相当好。二楼用来,嗯,办事,所以衣行老板一家看到的【魔道祖师】搂抱人影都在上层。”

  蓝忘机道:“猜测。仍需验证。”

  魏无羡道:“那是【魔道祖师】。不过找谁验证?那老板娘八年前就来了,尚且不知道大火的【魔道祖师】事,否则她肯定一股脑全说了。问这伙计也肯定是【魔道祖师】不行的【魔道祖师】。”

  正在这时,一个弯腰的【魔道祖师】人影迈进客栈来。随眼一看,又是【魔道祖师】白天那名布衫老者,魏无羡心道:“这人还真捧这客栈的【魔道祖师】场。”

  谁知,那名伙计并不领情,一见他进来,翻了个白眼。

  蓝忘机道:“他。”

  魏无羡也随即想到了,这名老者年纪够大,若是【魔道祖师】本地人,必然知之甚多,多半能问出点什么来。

  那布衫老头在附近一张桌子上坐了,道:“要一壶茶。”

  因为魏无羡和蓝忘机要了二楼的【魔道祖师】房间,伙计刚才开了锁,临时匆匆打扫了一番,刚做完事,满心不快,假装没听到。那老者又道:“要一壶茶。”

  伙计道:“没有茶。”

  那老者愠道:“怎么没有?”

  伙计讥笑道:“没有就是【魔道祖师】没有。每次都要一壶茶坐着喝一整天,我们这儿的【魔道祖师】花生米不要钱很好吃是【魔道祖师】吧!”

  那布衫老者正是【魔道祖师】因为贪这个便宜才来的【魔道祖师】,脸色一阵红一阵白,又怒又窘。魏无羡忙道:“这里有这里有,老人家您到这边来,我们请你喝茶。”

  那伙计瞅他们一眼,不敢再说什么。布衫老者得了个台阶,立刻顺着下了,坐到这边桌上,叹气不止,感谢他们。魏无羡搭讪套话的【魔道祖师】本事娴熟,往来几句,很快打得热络,问到重点。那布衫老头也拿起了筷子,全然不嫌弃菜里的【魔道祖师】焦尸气味,边吃边道:“我?我在这条街上都住了三十多年了,谁比我更熟悉这里的【魔道祖师】事?”

  魏无羡和蓝忘机对视一眼,精神都来了。他立刻道:“三十多年?那可真是【魔道祖师】够久的【魔道祖师】。这间客栈都没三十多年吧。听说这里开过首饰铺子,开过衣行,这么说摹灸У雷媸Α窥都见过了。”

  布衫老头道:“它最风光的【魔道祖师】样子我也见过哩。”他压低声音,道:“你们是【魔道祖师】不是【魔道祖师】要在这里住?我告诉你们,别。之前二楼上了一把锁你们看到了吗?”

  魏无羡也压低声音:“看到了。那到底怎么回事?”

  老头道:“十几年前,这个地方起过一场大火,烧死了不少人。只怕是【魔道祖师】都还留在这儿呢。”

  和他们的【魔道祖师】推测完全一致。

  魏无羡道:“起火的【魔道祖师】是【魔道祖师】什么地方?”

  老头道:“思诗轩。”

  这名字乍一听,还以为是【魔道祖师】吟诗作对、咏云赋月的【魔道祖师】风雅之地,怎料想是【魔道祖师】勾栏之所。魏无羡故意道:“思署?”

  老头道:“不是【魔道祖师】!是【魔道祖师】妓坊。原先不叫这个名字的【魔道祖师】,不过后来出了两个大红的【魔道祖师】姑娘,就用她们的【魔道祖师】名字凑在一起,改了个新的【魔道祖师】名字。一个叫思思,一个叫孟诗,合起来就是【魔道祖师】‘思诗’。”

  听到这里,蓝魏二人都是【魔道祖师】目光一凝。

  魏无羡道:“孟诗?这名字像是【魔道祖师】有点耳熟。”

  布衫老者道:“那是【魔道祖师】当然。孟诗当年在云梦也是【魔道祖师】红过几年的【魔道祖师】,弹琴写字画画,还会作点诗,冲她名声来的【魔道祖师】人多得很,有些管她叫做‘烟花才女’。”

  果然!

  金光瑶是【魔道祖师】云梦人,他是【魔道祖师】在自己母亲死后才北上投奔金光善去的【魔道祖师】,之前随母姓,姓孟。虽然经过金光瑶刻意的【魔道祖师】磨灭痕迹,大多数人都不清诚氲骄谷徽媸恰灸У雷媸Α克?b />

  布衫老头说完,看了看魏无羡,又摇头道:“不对,也不像。孟诗红都是【魔道祖师】二十几年前的【魔道祖师】事了,也没红得透出云梦去,现在也没什么人记得她了。你年纪不大,应该不知道她。”

  魏无羡信口胡诌道:“我知道。我有个伯父,当年仰慕过孟诗姑娘,痴醉,天天跟我们讲她的【魔道祖师】事。后来她嫁了人,那伯父喝得大醉,那叫一个伤心。”

  布衫老者果然上钩,道:“谁说她嫁了人?”

  魏无羡道:“没有吗?那我怎么听我伯父说她连儿子都生了?”

  布衫老者道:“她倒是【魔道祖师】想嫁,遇到那个男的【魔道祖师】的【魔道祖师】时候她都二十多岁了,年纪不小了,再过几年肯定就不红了,所以她才拼着被责骂也非要生个儿子,不就是【魔道祖师】想脱身。可那也得男的【魔道祖师】肯要。”

  魏无羡道:“怎么,那男的【魔道祖师】连儿子都不要?”

  布衫老者把一盘菜都吃完了,道:“我听说摹灸У雷媸Α壳男的【魔道祖师】是【魔道祖师】个修仙世家的【魔道祖师】大人物,家里肯定有不少儿子。什么东西多了都不稀罕的【魔道祖师】,怎么会留心外头的【魔道祖师】这个?孟诗盼来盼去盼不到人来接他,只好自己养了。”

  和莫玄羽的【魔道祖师】母亲莫二娘子出一辙的【魔道祖师】想法、出一辙的【魔道祖师】命运。天底下有多少女子都把希望寄托在儿子身上,指望母凭子贵。与其呕心沥血花那诸般心思,还不多关注自己。然而魏无羡想不明白,纵使金光善不愿意把孟诗带回金麟台,但给一个烟花女子赎身,给她一笔恰灸У雷媸Α慨养儿,对他而言是【魔道祖师】很容易的【魔道祖师】事情。为什么连这举手之劳都不肯做?

  他道:“嗯,那倒也是【魔道祖师】。这孩子聪明么?”

  布衫老头道:“这么说吧。我活了这五十几年,还没见过比小孟更聪明伶俐的【魔道祖师】孩子。孟诗也是【魔道祖师】有心教好他,把儿子当富贵人家的【魔道祖师】公子养,教他读书写字,什么礼仪,送他上学,还到处买一些剑谱啊秘笈啊给他看。大概还是【魔道祖师】不死心吧。”

  此说来,他们现在身处之所,前身就是【魔道祖师】当年金光瑶长大的【魔道祖师】地方。

  布衫老者接着道:“小孟十一二岁的【魔道祖师】时候,孟诗还想效仿一个什么典故,给他换个地方住,好好学。但是【魔道祖师】她卖身契还在思诗轩,就只把小孟送到书馆里住。但后来小孟又自己回来了,说什么都不肯再去了。”

看过《魔道祖师》的【魔道祖师】书友还喜欢